漫画人生路(1)‧刘怡延:唯美日式画风动人心‧80后女漫画人

漫画人生路(1)‧刘怡延:唯美日式画风动人心‧80后女漫画人对刘怡廷来说,甲乙丙丁不是路人,是老师在她画作上批的成绩,偏偏那是令人无法顺心的“丁”字辈;原来,命运早就安排,只等待主角上场。随之扑面而来的漫画际遇,令她窒息又激奋。 刘怡廷驽马十驾,最终与路人甲成了深交。11年来,《薰洋菓子店》硬朗的Wing、谁偷走她的蛋糕的甜心艾利微宝贝等,唯美少女漫画人物相继闪亮多少读者的眼睛,让每个陌生人的眼里,都有熟悉的记忆!《漫画人生路》系列报导将让你看见大马中文漫画创作者,如何以漫画的方式书写人生脸谱。一个偶然机会,乍见着刘怡廷笔下少女漫画人物。画中的她、她、她都很有魔力,有浓郁东洋味,加上刻意营造的欧美情怀氛围,让人一见倾心。当下忍不住想像她的模样:穿着可爱小碎花洋装,拥有一把有点自然散乱层次感头髮的梦幻美少女,聊起天来很“爱丽丝梦游仙境”的感觉,还有那梦幻般居室里,收藏着一箩筐粉色色彩的藏品装饰小物。光想成不了事,当机立断找人穿针引线,相约本尊见个面。最终,我们在早上时分、稍为喧闹的咖啡屋聊上了,心中暗觉挺不好意思的。知性的少女漫画家先前的想像统统不对!这回解读错误乃被其浪漫画风蒙蔽了眼睛。她理智、务实与早熟的个性,像极了典型魔羯座的梦想家与实践者的特质;偏偏她生于2月4日,属水瓶座,圆滑多变的,常表现出聪明才智,献出真实自我,不仰赖讚美与喝彩过活,活得自在快乐。这才是平方集团旗下当家女漫画创作人――刘怡廷,笔名Kaoru(薰)。蓄了一头近似冬菇头的髮型、浑圆的脸颊、鼻樑架上黑框眼镜,全身上下是经典且永不褪色的黑色装扮,这与和风、浪漫根本扯不上关係。“没错,我是个早熟的女生。”连本人也这幺说,还有甚幺理由不相信其同事对她的评价,“早在十多年前,当我面临升中六还是在漫画社当助理时,内心的挣扎就相当大了。”她说,她的人生是要像漫画里的故事般,需要预先安排才可以下笔的。“跟着故事编排走,会让人放心。”创作人不多是凭着感觉走,都是性情中人?“一切都急就章,没事先安排準备的话,很容易让我陷入歇斯底里。”所以,把漫画绘者从“职业”拓展到“事业”,从阶段性概念走到带有追求人生色彩,她凡事讲求条理规则。日本漫画启动人生那一年,中五毕业的她到漫画社当本地当红漫画创作人蔡再鸿的助理。“真的没想过能踏入慢画这条创作大道。”她扁扁嘴说:“我以前连填色都拿D的啊!当时还以为自己是画画白痴,当然也对漫画一窍不通,毫无概念。“升上中二之后,身边同学都把日本当时最红的漫画丛书《灌篮高手》奉为圭臬,我也随之疯狂。”孰料,这部在20世纪末诞生的漫画,不仅成为写实主义漫画的巅峰,更跨洋过境影响了成千上万的读者。刘怡廷便是其中一名受感动者。“这书最具体的影响是主角对梦想的追求与奋斗,对正值思考着未来出路的我来说,是相当受益无穷的参考书。况且,若是生活中只有打篮球而不用考试,该是多棒的事呀!”曾经是田径高手,长跑是拿手项目的刘怡廷,因着漫画而对未来存有不同的憧憬。这漫画可说是影响了一代人,当今活跃于漫画创作、年龄在40岁以下的漫画人,几乎都是《灌篮高手》开启他们对漫画的认知,“同学们不但传阅每册漫画,还依样画葫芦地在课本上胡乱涂鸦。当时,发现朋友的画作很美,自己也开始提笔涂鸦。”曾几何时,画漫画成了校内一窝蜂的现象,同僚间也有了较劲的味道。同学后来索性列了个排行榜,把同班级里最有画画才华的十数人列入名单,而且随时以个人的画作产量与美感更换名次,“我记得自己排在第9位,而且是3名榜上有名的女同学之冠!”她笑着忆述:“当时,名列榜首的同学是很威风的哦!只要他走过,同学都会纷纷掉头望向他,然后咱们就会窃窃私语一番。”原本擅长田径的刘怡廷不见成绩,反而在机缘巧合下参加一项国际绘画赛事,她选择以漫画方式展现大马文化与面貌,独特画风与丰富内涵,让她一举摘冠。这个意外收穫亦使她在学校的排行榜鱼跃龙门,攀升至第3位置,对于这个小成就,她说:“够了,很满意了!”何以甘心罢休?“我不可能登顶的,那个排第一的人很会画王菲,而且神似非常。”当助理一切从头学起话说,当年在升学与当助理间的抉择,将刘怡廷带到人生首个十字路口。“那个年代根本没有女生涉足漫画,前路彷彿看不见拨云见月的一天,所以同事都叫我折返校园唸书。”然而,机会并非随传随到,它需要的是天时地利人和。刘赶上了正在开拓的大马漫画荒土列车,造就了这名初生之犊后来的成功。“初尝漫画助理的生活,才恍然大悟过去的漫画常识微不足道。”她细述漫画助理的生涯,“除了捉笔,一切与漫画有关的事务都得从头学起。”揣摩蔡再鸿画功“助理的份内事就是替漫画创作人的新作品着墨。”她解释,每个漫画人都有自己的专用笔,每套约有8至10枝笔,助理不但要用漫画人的笔上墨,同时还得保留原创者独有风格。“刚开始时,蔡再鸿对我要求非常严格,连背景的树都被批评一番。我于是细心留意他的作品,揣摩他的画功,每次下笔时更会试图分析他的思路,尝试画出一模一样的画作。”回顾刚跨越新世纪的大马,正在迅速发展的马来漫画画坛,独缺本土创作的日系少女漫画,刘怡廷的出现恰恰填补了这个缺口。“也许是冥冥中的安排吧!我的画风倾向于线条乾净利落、优雅细腻,最适合画爱情漫画。”当时,另一部日本经典漫画《美少女战士》(Sailor Moon)红翻天,这也成了刘的圣经。据她所述,相对其他题材,爱情题材无疑是风险较低的漫画品种,“要画日式娇俏少女,就得掌握少女角色特征,加以仔细刻划,若能成功凸显少女头部精緻五官与丰富表情,便是成功的一半。”由于市场对爱情漫画的大量需求,像刘怡廷这批生力军也获公司给予机会轧上一脚进行创作,“通常上司会给故事的骨架,然后大家一起脑力激荡,构思故事主轴和它的起承转合,之后上墨、修饰;空余时间还得为其他外语漫画作翻译,这个过程给了我更广的机会结识不同漫画品种。”这种屡仆屡起的日子固然苦涩,她却像块永不停止的吸水海绵,不断地、积极地汲取同事与主管的经验,填补自己所需。从错误中精进自己“创作《Helios Eclipse》(巫、英版)也许是这些年间最惨痛回忆吧!”刘怡廷仔细地回想这部自己首次推出的长篇漫画,“当时前后花了4年时间,共创作出8本漫画,老实说,销量并不理想,但投资者给了最大的耐心与支持。”她坦言,那次最大的败笔是过于贪心,把所喜爱的元素尽收书中,结果故事结构矛盾连连,错误百出,连追捧的读者也开始不耐烦,频频追问她在故事中想要传达的讯息。“当时的确处于挨打局面,很想摆脱这困顿无助的局面,却又不能草草了事,长达4年的日子过得挣扎性很大。”她不断向读者说:“对不起!”又不断地问自己“想要甚幺?”她与读者密切与複杂的关係,经历了前所未有的重大考验。从这个错误中,她终于理解她最崇拜的日本新生代小说家乙一(Otsu Ichi,1978〜)说故事的超强能力。她极力推荐此人,“他是个很特别的人,曾经试过两年没与人说话,其作品多描述人格的分裂或社会症候群,故事中每个主角内心皆潜藏特殊人格,不到故事结局都不晓得他是个怎样的人。”她指出,一本有魔力的书,就是能紧紧抓住阅读故事者的心。乙一不但将故事情节舖陈得有说服力,而且有能力引导读者经历一个个高潮,紧扣读者的心。“画漫画亦是如此,我们必须掌握整个故事的感动位,引领读者进入这高潮迭起的点上。”留意每个分镜背景细节经历了《Helios Eclipse》差强人意的结局后,刘怡廷痛定思痛,在紧接着的下一部长篇漫画《女僕拉不拉不》(Maid Maiden,巫、华版),刘怡廷汲取前作宝贵经验而作了大量的事前部署功夫,“我开始酝酿漫画人物的性格,让读者能感受人物的真实感;故事编排亦有了循序渐进且详尽的舖陈,事先确定集数、人物出场次数,同时掌控内容的分配,以确保读者每翻阅一页都有可读元素。“另外,我也特别留意每一个分镜的背景细节,对时间与地点的掌握,以达到故事情节的逻辑性。”她继而道:“这便是我强调的说服力!”读者重新回到对她的热烈反应,证明了刘在这部长篇中找到了以读者立场为创作切入点的窍门。人间所有伟大的发明都是从百般错误中诞生的。既然错误是人生的必然,我们就必须懂得从错误中学习与获益,把过去的无知转化成今日的睿智;把窘局打开后的刘怡廷,如今似乎找到了通往得心应手的钥匙。/副刊‧文:王芷萱‧2010.07.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