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画人生路(2)‧李国靖:漫画绘在餐厅墻上‧融会贯通出奇效

漫画人生路(2)‧李国靖:漫画绘在餐厅墻上‧融会贯通出奇效单看外表,他是属于粗犷型的。由他执笔的漫画与文案中,却又隐约看出粗线条外表下的细腻心思。 这位大智若愚、大巧若拙的漫画人――李国靖,他最广为人知的漫画大作,跳脱了传统A4面积的画纸,将漫画带到墙面上,用细腻的笔触为人营造一座“浪漫满屋”,让人心情愉悦地与漫画人物共进美食。这令人神往的漫画经验,你可曾有过?漫画的出现是带有讽刺社会百态,为群众抒困解忧的功能,绘图以夸张、寓意、比喻的手法表现幽默的一面,借以批评、歌颂社会的人事物。正是这种高难度要求,真正的漫画家,不仅仅是画家,也必须是生活周遭的观众,社会档案的批评家,甚至是细腻的文学家。李国靖说话疯疯癫癫,进入访问阶段又摆出另一副模样,但见思路有条不紊,深层锐利,所以才说,他是凡人中的大智若愚者。他拥有一般男人的粗线条,还有凡事无所谓的不在乎。然而,凡事不可只看表面,他内心的细腻以及创作的出众,并不是表现在外表与语言上。跳出A4纸以后向他所任职的漫画出版社上司提要求,要后者为李国靖的创作作出简短评语。简单扼要文字中,显露了李国靖深藏不露的才智。上司是这样评价他的:他常说没有风格就是他的风格,无可否认他的确风格过多,不论是重机械科幻、爱情小品、恐怖惊悚,或风趣幽默等风格,他都能精确拿捏与驾驭,正是这种变化多端的风格,把他推向大马漫画界的全能漫画家。“全能漫画家”意味着他在漫画创作中的游刃有余。是的,不论是在一张小小的A4白纸,又或者一幅大大的墙面,他都能随心所欲创作,思潮如泉涌。这需要经验的累积,结合生活的历练,吸收两者的精髓后,将之融会贯通而得到的出奇效果。对李国靖认识不多,后来,听闻他就是这个城中一家以全白装潢立名的新进餐馆的设计人,不期然对他刮目相看。漫画与美食结合是的,爱吃爱评美食的城中人,必然听过“Full House”这家餐馆,今天你我彼此能在优雅别緻的环境中,与友人共进早、午、晚餐,李国靖当记一功(当然,餐馆老闆大胆採用漫画的创新手法,自然功不可没。)漫画讲求强烈的艺术性,绝非信手拈来,它的创作主题、审美构思、线条运用和造型设计,远超过一般画作。踏足“Full House”,你定能感受漫画带来前所未有的体会。墙上画作呈献的鸟语花香环境,趣味有致的人物跃然眼前,令人有种走入世外桃源的感觉;选好空调足够的位置,翻开待应生递上的餐牌,映入眼帘的依旧是漫画主角汤姆斯、蒂芬尼、东尼与特蕾丝,由他们一一带着食客进入每一道美食,间中还置入了美物冷知识,手法引人入胜,翻阅到最后一页,竟然还有漫画故事可以欣赏哦!食客能不能因此而食指大动,同时感受到餐馆想要带来亲切感的诚意?李国靖笔下的漫画人物与内容,成了关键因素。这是一个现实结合幻像的漫画创作手法。跳脱了传统在纸上创作的漫画习惯,它结合了商业元素,却又不失创意,为李国靖开启了一道新的创作平台。“也不至于太难啦!”他把这个个案当成3D化的画作,“过去是画在纸上,现在走出纸张,创作精神不变,却意外学到在纸上作画时,所学不到的事情。”他不讳言,整个计划过程具有挑战性,“你并非单单在墙上作画,反之,我必须到现场走一回,仔细了解那里到底是个怎样的地方、会做些甚幺东西?接下来,才开始构思要为墙面设计方向。”此外,为了让漫画与餐厅结为一体,和谐共处,李国靖亦参与了整个餐厅外观设计及内部装潢,“若你问我,这部份才是真正的难度所在。”出现在餐牌里的漫画故事,正是真实的餐厅所要传达的氛围。他笔下的蒂芬妮小姐与家人乘着心爱的Mini小车出游,旅途中意外误掉入仙境,“这里没有购物中心让你血拼,也没有八点档戏剧可追看,于是大家同心协力设计一间具有英国花园味道的屋子,给它漆成全白,远远就看到了这座充满感动因子的‘浪漫满屋’。”他说,不管是漫画里、漫画外,这里是属于一家人的屋子。温饱面前傲气放一边长达10年的时间,李国靖站在风大雨大的纯商业环境挣扎,让自己的漫画生涯有出头天。从一开始,他就在英文报章《太阳报》(The Sun)当政治漫画助理,后转为自由创作人,再后来加入线上游戏公司画概念画,“漫画创作人要在这个社会上立足,多少要向现实妥协。”讲明商业就是以钱作切入点,漫画有没有卖点、能不能卖出去,才是关键因素,“若然你要的并不是你的客户所要的,就必须把心中那股傲气暂时放一边,创作出能卖的作品。“内心的确存在许多挣扎,但漫画人要学会突破瓶颈。我嘛?接受度与接受能力同样高,但是,总要有个底线。”他继续道:“碰上这等现实与创作起冲突的情势,我会先让自己坐下调整情绪,若然心中仍存不舒服的感觉,宁可选择放弃。”很可惜的是,基于市场过小、市道太差,无法不让创作人的心血、灵魂与血汗都得贬值。然而,他有感而发地说,也只有经历过这些阶段,你才有机会做自己想做的事。“这是我过去10年来,一而再,再而三面对的处境,以及唯一的解决方案。”不管是以前到现在,还是未来,漫画创作人都会面对同样的情境。如今,李国靖终于加入漫画社,真真实实的漫画界一份子。会不会特别得心应手呢?“这幺多年来,这是第一次投身一个漫画环境,这里可以让我找到志同道合的创作人,有机会学习不同漫画创作人的风格,同时,时刻掌握与了解漫画界的风向与动向。这种感觉,太棒了!“这是事业的家。”他笑说:“有公司作背后的靠山,每做一件事都有一个截稿日期,日子过得非常充实。”一手一脚完成创作目前的李国靖正在着手创作一部儿童历险记的漫画创作,这是漫画社开发的新书种,看準的正时下流行的儿童历险阅读风向。这系列漫画内容主要是引导儿童发掘世界的奥妙,并分别由漫画社旗下的漫画者一同创作,而李国靖负责的探险记以中国秦朝时代为背景,“一般上,在进行创作之前,我都会上网找资料,构思故事大纲,再尝试将故事带进画面。”创作细胞让李国靖的作品浑然而生,“当灵感干涸时,我都会走出画桌,尝试与别人聊天来一抒画画的心情,通过对谈来刺激潜伏的灵感,只要对方看见我眼神飘忽,即表示我灵机动起来了。”在创作的习惯上,他不但自己画亦亲自上色,这不是增加工作负担?“这都不打紧,我只想自己的漫画能展现强烈的自我风格,故此对想要上的色彩特别挑剔。”一般而言,他都儘量让上色员尽本份,“若是想要有新尝试,我大都会选择自己亲手上色,工作量增加并不是最大的问题,重要的是艺术的呈现。”生也漫画死也漫画从有思维开始,每个心目中都有一个偶像,他是不分年龄出现的,而所有偶像都成了你追逐的目标,对七年级生来说,提起井上雄彦,也必然想起他一鸣惊人的《灌篮高手》,对许多漫画人来说,井上雄彦便是他们最崇拜的漫画家,李国靖也不例外。然而,他第一次从袋子里掏出真金白银来买的漫画书籍,还是北条司的漫画书,后者最广为人知的一部漫画便是《城市猎人》。李国靖娓娓道来对北条司崇敬之意,“他不但把画面营造得非常精緻,轻易吸引读者的目光,出自他笔下的女性更是美呆了!”他讚叹地说:“不只是美且很耐看,一点都不庸俗!”盼作品能编製成电影正是北条司让他发现“美”的力量,也是促使他决意培养自己的美感,“我开始大量涉猎与美有关的杂誌,提昇审美观也把美感落实到漫画里头。”在许多漫画创作人心中,漫画与电影无疑是最完美的结合,而李国靖心中也有一个梦,这个梦就假以时日,自己笔下的漫画也能被编製成电影,一如早前在全球强势上映的漫画超级英雄大片《特攻联盟》便是最好的实例。“导演马修范恩与原着作者花费好几年的时间,才成功把这漫画里的元素搬到影幕上,而且是漫画人採取了主动性。”《特攻联盟》让他的心蠢蠢欲动,“等吧!等到漫画销量可以覆盖市场的80%,才算畅销吧!”若然给他做到了,也许就死而无憾。“死在漫画前也不错!”他突然爆出这句话,让人吓一跳,“你曾想过这事吗?”他颔首默认,“那是怎样的情况?”他认真地作了一番描述,“桌前有一张未完成的画作,纸张上有一摊血,那是老去的李国靖。”噢,“粤语残片”里常见的画面浮现脑海。凭着这点幻想,他很肯定自己一定会一直画下去,直至老死为止。/副刊‧文:王芷萱‧2010.07.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