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画人生路(完结篇)‧从凹凸特工到漫画王‧总编辑也保赤子心

漫画人生路(完结篇)‧从凹凸特工到漫画王‧总编辑也保赤子心《Jinggo凹凸特工》是蔡再鸿最初的创作亦是代表作,让他尝到高知名度的甜头;出任《漫画王》总编辑一职,是他职场上的重要转捩点,训练他对市场的敏感度,以及探索读者的口味。从单纯的漫画创作人到如今的平方集团的创作总监兼总编辑高位,试问,有多少漫画家能像蔡再鸿般,拥有机会跨越一个又一个的门槛?一旦跨越了,眼前的大格局又足以让其施展更大抱负,引领一众本土中文漫画人跨洋过海,大放异彩。今年初出任平方集团创作总监及总编辑的蔡再鸿,非常喜欢蓝色,因而有着蓝色人的谨慎的头脑,绝不是冲动类型。所以,毕业于中华国中以后,他按兴趣在马来西亚艺术学院唸完他的广告系;随后投身动画公司担任动画师,期间,以业余漫画家身份投稿于平方集团的首本马来文漫画杂誌《Gempak》,一切是如此地按部就班。在这期间,他开展了一个漫画人的生涯。“我的首个漫画系列是《Jinggo凹凸特工》。”这个于1998年开始在马来畅销漫画杂誌《Gempak》连载的漫画作品,不仅仅是他正式进入漫画界的跳板,更是让他如黄莺初啼般一鸣惊人的代表作。在不完全中持续挺进“开始时,这只是短篇漫画,每期必须完成6页单元故事。”后来,平方集团的创办人蔡锦豪有感这是一个极具吸睛力的角色,于是,问他是否有兴趣继续发挥这个角色,把它变成长篇故事?儘管这是蔡再鸿长达18年漫画生涯中的最初记忆,但却也是根植在他心中最不容易遗忘的部份。谈他怎能少得了谈Jinggo?“哎呀!当初的画功是相当稚嫩的。”他一边翻阅初期作品一脸腼腆地说。生涩的创作技巧与粗浮的观照,个人的“不完全”绝非阻止其继续前进的理由,也并不以此为藉口,将一时的绊脚合理化。在这段期间,蔡再鸿自觉性地加强落墨技巧和线条的处理,不时向身边相熟且资深的漫画家讨教秘诀,后来,他循序渐进展现的熟练画功,并受落于众,正是对他努力不竭的最大回报。他欣然地说:“读者还常向我讨教这方面的知识,这些都是我在创作《凹凸特工》期间磨练出来的心得。”屈指一算,这部《凹凸特工》前前后后陪伴他度过将近4年的岁月,他与它曾有过的朝夕相对,是一段难以割捨的日子。他不但凭此作品在2001年荣获“马来西亚最佳漫画连载奖”,还扬名海外,于2004年一举摘下第一届中国金龙奖(OACC)原创动画漫画艺术作竞赛的“最佳多格幽默漫画奖”。自此之后,《Jinggo凹凸特工》成了他漫画生涯中最具代表性的作品。看起来,一切是那幺的美好。只是,蓝色人的基本性格是拥有很强的团队协调能力,像这样一个人,怎会是个孤身走我路的自由工作者?“我觉得自己有的能力不仅于此。”于是,在以自由创作人身份效力平方集团3年后的2000年,他获机会加盟平方集团,正式成为旗下漫画创作人的一份子。在这个漫画大家庭里,他经历了前所未有的新体验,不只是继续在《Jinggo凹凸特工》中玩转历险大计,还另外创作了魔幻历险作品《Balistix》及轻鬆小品《Pop!BANG!BOOM!》。从漫画人转为创作总监在他的面子书里,看见一连串长长的祝福语,最让人过目不忘的是别人要他继续保持一颗赤子之心。对于一个70后的创作人,还要是在社会沉浸了将近20年的打工族,能依旧维持赤子之心,绝不是件容易的事。“为甚幺不能呢?”他反问,“周遭的变迁不一定就会影响自己的心境。”正是这颗赤子之心,让他保有如泉涌般的创意思维,这个优点亦让他在职场上不断的晋升。在加入平方集团后的第4年,蔡再鸿被调往杂誌编辑部,参与策划及筹备中文版漫画杂誌《漫画王》的诞生。在接受这项突破性任务之前,蔡再鸿一直沉浸在绘画的世界里,不曾有过带领一队人马筹备杂誌出版的经验。需了解年轻人想法“除了作画还得兼顾排版、文字撰写等任务。”他笑言:“一时之间,工作的日子可用人仰马翻来形容!”一如既往,他知道自己最擅长的部份是“创意”,对时下年轻人的想法与需求有一定的了解。“这本漫画刊物出奇制胜的法宝,便是内容必须杂誌化,以迎合青少年的口味。”这是他在策划这本漫画刊物时的最大想法,亦是想要从本地由日本与香港漫画筑起的强劲堡垒中,抢得半壁江山的不二手法。当时在马来漫画市场推出的杂誌如《Gila-Gila》与《Bujang》皆以搞笑内容取胜,而《漫画王》融入了新上映电影、漫画专栏等新元素,“我们旨在吸引一批年轻的学院生,同时全力支持与推动本地原创漫画。”《漫画王》迄今走过7个年头已出版了122期的漫画月刊,可说是全马最长寿的原创漫画刊物。作为这本漫画杂誌的总编辑,他对市场有相当敏锐的触觉,亦找到大马中文漫画读者的口味;翌年,即是2005年,他再接再厉监製第二本集潮流、创意、生活为主轴的中文杂誌《封神榜》,不过基于种种因素,这本接近港式风格的优质杂誌不得不黯然退场。获公司器重的蔡再鸿,仍施展全方面的能力在漫画杂誌领域中大展拳脚,他现时兼任《小班长》、《Go Go学堂》及《Popcorn》等漫画刊物的总编辑。今年初,他擢升为平方集团的创作总监,掌管集团旗下中文与马来文漫画刊物及合订本的创意与美术监管工作。商业与艺术并驾齐驱在我们互论《Jinggo凹凸特工》这部初生之犊之作,蔡再鸿不讳言,这是一部集商业与创作元素于一书的作品,“为符合市场的需求,这本漫画加插了不少诙谐、科幻、友情、探险成份在内,旨在扩大读者群。”经过十数年的琢磨,在他而言,漫画与商业的结合势所难免,也势在必行。日本的村上隆、奈良美智,台湾的李安等等都是蔡再鸿心中认定,成功把艺术和商业融为一体的人物。在漫画领域里,他则认为鸟山明与井上雄彦是这方面的典範。讨喜角色是市场卖点“也许你不晓得漫画家鸟山明是谁,但你一定知道《IQ博士》或《七龙珠》吧?”是的,拥有自己的工作室“Bird Studio”的鸟山明,凭这两部着作风靡全东南亚,乃至欧美等众多国家。蔡再鸿说,鸟山明以风趣幽默的语言和韵味十足的人物着称,“这种Q版且令人讨喜的角色一直是市场的卖点,而鸟山明深明市场需求,所以一而再,再而三地创作出俘虏人心的漫画人物。”由于他在创作《Jinggo凹凸特工》时,迫切需要这点元素,因此,鸟山明的着作成了他必读的圣经,“看他的搞笑创作可以弥补我本身的不足,与此同时,他的漫画画面讲求美感、说故事手法高明,屡见新鲜感。”漫画可以走在商业前端,亦可以成为独门的艺术门类,“这里所指的,是井上雄彦曾办过的一个以漫画为媒材的艺术展,在这漫画艺术展中,他展出一幅又一幅《浪人剑客》的原稿。”井上雄彦后期以吉川英治的小说《宫本武藏》为剧本,绘成的《浪人剑客》,虽不及当年《灌篮高手》般造成轰动,但他的画技却是到此时才算炉火纯青,是次的画展吸引大批人潮,让人亲睹一代巨匠画工之精,俨然成了一门深奥的艺术作品。漫画,再次凸显它的社会意义与多元功能。塑造独有漫画人风格李国靖、刘怡廷与蔡再鸿三位本土中文漫画人,他们最初都分别走在不同的漫画发展路途,彼此却因着对漫画的坚持,而最终在同一个屋檐下找到安身栖所。从多番见面与採访互动中,但见蔡再鸿俨然扮演着大家长的角色,在方方面面引领着大家在海内外的漫画疆土中冲锋陷阵。投身漫画界18年,如今蔡再鸿是如何推广旗下漫画人?又是如何塑造漫画人的形象?顾及创作人形象包装他不假思索地说,“一个优质的漫画创作人,不只是漫画需要受落,还得顾及创作人的形象包装。”在这包装的策略中,规範漫画人的言谈举止与打扮是外在形象包装之中,一个不可或缺的环节。他直言:“不一定要把名牌往身上套,至关重要的,是凸显个人风格与品味,不至于落得给人邋遢不堪的感觉。”他举例,当今的中国漫画家之中,有的甚至以Cosplay形象示人,正符合现代年轻人的求变求创新的风格。这个整体形象包装的目的,无非是塑造和巩固个人魅力,扩大影响力,从而增强竞争力,赢得更大读者群的青睐。这一点,可以从怡廷出席专访与漫画活动中,每每作出的细心装扮一窥究竟。懂得妆点与善待自己的外表,同时亦能丰富自己的内涵,方称得上是个具有现代气质与时尚品味的创作人。“一个漫画创作人的卖点,离不开他的创作实力。”为此,蔡再鸿一直都在全国各地安排交流会与签名会让旗下漫画人出席,以让他们与读者进一步的交流,见证每个人的过人之处。“每到一处都获得相当热烈的反应,足见本土漫画读者群众对这方面的需求与渴望。”不仅如此,他与漫画同好更不时参与海内外的漫画活动,他最终极的梦想,便是让漫画同侪都能立足大马,放眼四海,让本土漫画大放异彩!/副刊‧文:王芷萱‧2010.07.08